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信息详细
高州年例的古今现状
信息来源: 作者: 更新日期:2015/4/9 15:14:47

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 “年例”的起源

??? “年例”是什么?光绪《高州府志》卷六“风俗十二”篇记载:“自十二月到是月(农历二月),乡人傩,沿门逐鬼,唱土歌,谓之年例。或官绅礼服迎神,选壮者赤帻朱,蓝其面,衣偏裻之衣,执戈扬盾,索厉鬼而大驱之,于古礼为近。”城乡各居民以社(管理区)为单位,按各自原定的社日集资举行祭社盛典,以祈求风调雨顺,年丰人寿,俗称“做年例”或“祭社”。

??? 据《茂名市志》记载:“从正月初二起到一月底止,茂名乡村陆续过‘年例节’一般一个村为同一天,少数两天,以元宵前后的居多,个别村庄在农历二月或者三月。‘年例’期间家家张灯结彩,村镇街道布置彩楼、彩廊、画廊等,各种民间艺术表演力竭其能,尽献于众。‘年例’的主旨是敬神、游神、祭祀社稷、祈祷风调雨顺、百业兴旺、国泰民安等。一个地区过‘年例’,周围村庄百姓都来看热闹助兴,家家户户大摆筵席招待亲朋,客人登门,不论是否相识,一律热情款待招呼茶饭。又有记载:“

年例节“唯粤西鉴江、罗江两江流域的村落所独有,清代已十分流行,游神游灯锣鼓喧天。“年例”就像是扩大的春节、元宵节、庙会,也包括祖先迁移落脚纪念日等在内的综合节日。

??? 古时候,茂名人受俚文化的影响,每年的初春至清明期间各村都会挑一个固定的日子,开展舞醒狮、燃社火、游神、演木偶戏,鸣铳炮、送瘟神、烧纸船、插彩旗等多项活动,祛除凶灾恶毒,祈求新的一年风调雨顺,五谷丰登,人身健康和国泰民安。

由于当时农村基本没什么娱乐设施,辛苦了一年的各村农民只有利用春闲时节各择吉日释放一下,亲朋好友欢聚一堂祈盼好光景。久而久之,便形成了一年一度的年例。个别地方年例是一年两次,但第二次的是小年例,不会大肆宴请宾客。“年例”的存在还与高州自古以来就重视祭祀、热情好客的风俗密切相关。光绪《高州府志》卷六“风俗十”篇曾记载:“案:今时丧事奢侈无节,凡诔账多用绫缎,丧家酬答及筵宴备极丰靡,稍近节俭谓之‘慢客’,此风茂名为甚,各邑亦多有濡染者。”所描述情形虽然特指丧事,但也从侧面反应了高州人好客,喜欢以宴席招待客人的特点。又有记载“俗最重祭,绅之家多建祠堂。“年例”的形态正是集中了好客与重祭的双重特征。

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 古今现状——继承和发展

??? 以前,人们做年例的最大目的是敬神以求神灵镇邪去病保平安。年例最初是为神而做的:在年例时,每家每户都会宰杀家里最肥胖的猪鸡来供奉给神灵,各种民间艺术表演也都是为了表演给神看的。总而言之,人们极尽所能来讨好、献媚于神,以博取神的欢心,求神保佑一生风调雨顺、五谷丰登、人畜兴旺,这是人们美好的愿望!还有游神、游灯、打醮、舞狮、舞龙、做大戏、木偶戏(又名“鬼仔戏”)等庆祝活动。在古代,由于人们的生产力很低,对大自然的理解和驾奴能力很弱,因此,对神非常敬畏。从“起年例”到“年例尾”,贯穿始终的是“吃”和“睇”。“起年例”那天,可以看到神庙前的空地上摆放着家家户户的宰好的猪和杀好的鸡、鸭,以及各种水果,展眼望去,场面非常壮观。这种形式称为“摆醮”,“摆醮”是“年例”那天的第一个项目,人们一大早就在自家的“摆醮”位旁等候请来的“神像”,神仙们可真是大有口福了,难怪乎会有“快乐似神仙”一言。敬拜时,在浓浓的炮竹烟雾弥漫之中,可以看到敬拜的人群里不仅有老人、中年人,还有年轻人和小孩子们,热闹非凡。

??? 现在,年例依然继续着,敬神的色彩还比较浓,但现在的年例已经不仅仅为神而过,随着时代的进步,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,做年例已经变成了人们群众“构造和谐社会,致富奔小康”的美好祝愿的喜庆活动。在茂名有这样的说法:“年例大过年”,在外地工作或生活的人,过年时可以不回家,但“年例”时一定得赶回来和家人团聚。同操一种语言,乡音乡情交融,气氛热烈,着实让常年在外、难得相见的家乡人别有一番享受。如今,做年例,除了保留了一些传统的节目外,更多的是融入了新时代的文化内容。逢年例,街巷搭起牌楼,沿路彩旗飘扬,每家每户张灯结彩,主人热情款待亲朋好友、互致问候,邻近村庄百姓都来看热闹助兴,甚至你我素不相识,登门也是客,主人会热情款待招呼茶饭。近年来,随着农村文化生活的丰富多彩,放电影、演剧、音乐会等文化形式已成为人们过年例时的新选择。“年例”:当传统与现代交锋正如《游山西村》一诗中所描述的:莫笑农家腊酒浑,丰年留客足鸡豚。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。箫鼓追随春社近,衣冠简朴古风存。从今若许闲乘月,拄杖无时夜叩门。年例起初是一种乡村的带着纯朴古风的仪式,它在当代社会继续出现,必然涉及传统与现代的交锋。其冲突具体表现下游神队中吹乐器的人才已越来越少,人才的流失若持续下去,可能会再没人继承这些古老的技艺;随着经济的发展,家家有了电视机和影碟机、电脑等,年例期间的公众娱乐——粤剧、木偶戏等越来越失去市场,再加上木偶戏本身做戏的形式古老,内容陈旧,唱腔不时慢吞吞的,有点与现代格格不入的气息,导致在新时代的今天,到戏棚前看戏的大多是老年人;农村的居民虽然相信年例会一直做下去,但也承认年例的传统仪式已越来越被简化了,在城镇的有些地方,年例甚至只剩下“吃”这一项目;年例过去最吸引村民的一点——“热闹”的气氛更在悄然地变淡,人们普遍认为过去做年例更热闹,以前游神的队伍更长,很多小孩会热衷参与扛旗的活动,晚上的“游火枝”、烧纸船等活动也更多人参加,现在却越来越少人参加这些集体的活动了。本人认为,年例作为一种自古便有的传统仪式,在粤西地区不仅不会消亡,反而会继续成为人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流传下去。首先,年例并非封建迷信,在年例过程中的敬神、游神、拜祭活动就如同民间供奉的灶神、关帝那样无伤大雅,只是一种最基层的驱鬼纳福、祈求风调雨顺、家国平安的拜祭仪式,表达人们心中美好的愿望而已,况且在这些活动中并无骗取钱财的现象。其次,年例作为沿袭已久的传统节庆,它承载的绝不仅是简单的“节日”,“人情”、“感情”的因素已深刻地渗入其中。人们习惯以这样的形式庆祝新年,习惯在年例那天与亲朋好友聚在一起,民俗习惯的力量是不可低估的。年例当日带来的不仅仅是一种车流人流,桑梓乡情,它更是一种民俗的延续。

?